您所在的位置: 中共淮安市委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 >淮安要闻
共推共建 绘就同心圆
时间:2019-04-28  来源: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

    淮河,1.7亿淮河儿女的母亲河;淮河生态经济带,5省25市4县的长淮新梦。

    一条河,哺育了一代又一代淮河儿女;一个梦,让走进新时代的沿淮人民心手相连。

    2010年,淮安“构建淮河生态经济带”的设想拉开了谋划推动淮河生态经济带战略落地的序幕。此后,从3省5市到3省20市1县,再到5省25市4县,越来越多的沿淮城市加入到推动淮河生态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的队伍中,为了一个共同的梦想齐心协力。

    经年努力,一朝梦圆。在淮河生态经济带省际联席会议和城市合作第1次市长会商会召开之际,我们回望来路,从沿淮城市与人民携手筑梦的过往中看到同根同源的深厚情谊,找到了共绘淮河生态经济带美好蓝图的信心与力量。

    同根同源一家亲

    鼓钟将将,淮水汤汤。千百年来,淮河奔流不息,哺育着两岸人民,孕育了璀璨文化,也给了我们一个共同的名字——淮河儿女。

    从地理位置上看,同处中国南北分界线上的沿淮城市,有着共同的气候特征,在温暖湿润的优良环境中,勤劳善良的沿淮人民通过精耕细作,共同分享着淮河带来的肥沃土壤。淮河,孕育了一颗颗璀璨的淮上明珠。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正是南北分界的独特地理位置,造就了沿淮城市南北兼蓄的独特文化。这里的饮食,既有北方的浓郁厚重,亦有南方的清新淡雅;这里的语言,既有北方的粗犷豪迈,也有南方的轻声慢语;这里的人民,既有北方人的淳朴热情,又有南方人的勤劳灵巧……兼容并蓄的文化,让沿淮人民更加亲密无间。

    同饮一河水,命运紧相连。在淮河的滋养下,沿淮人民有着共同的文化、风俗和精神特质,这些正是我们千百年来割舍不断的根基,也正因为这些,才让我们能够为了一个共同的梦想而努力。

    “喝着上游水,不忘下游人。”这是记者在淮河生态经济带沿线城市采访时经常听到的一句话。是的,从淮河源到淮河尾,沿淮儿女从来都是一家人。在治淮的一次次浪潮中,上游人民顶风冒雨、肩挑手推,用双手筑起了一道道抵御洪水的钢铁长城。面对肆虐的洪水,上游人民舍小家、为大家,含泪放弃自己的家园、舍弃即将收获的庄稼,就是为了能保下游人一方平安。

    在共同推进淮河生态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的进程中,沿淮城市和人民的情感认同、文化认同以及共同的精神品质体现得淋漓尽致。特别是两岸人民在抗击水患、治理淮河中凝聚的不畏艰险、不怕困难的自强不息精神,更是成为啃下一个个硬骨头、破解一道道难题的力量源泉。

    同向同行齐担当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众志成城抗水患、治淮河,书写了壮丽的治淮史诗。

    走进新时代,我们携手并肩,矢志推动淮河生态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谱写了淮河儿女共筑新梦的华美篇章。

    70年光辉岁月,不变的是淮河儿女齐心追梦的决心和毅力。当淮河洪水不再肆虐,发展成为新的时代主题,寻找新的发展动力成为沿淮城市共同思考的问题。

    顺势应时,2010年,淮安提出以江苏淮安、安徽蚌埠——淮南和河南信阳为核心共建淮河生态经济带的构想。设想紧扣淮河流域发展之需、人民之盼,因此很快得到3省党委政府和沿淮城市的积极响应。

    作为淮河生态经济带构想中的3大核心城市,在国家发改委和各省的全力支持下,淮安、蚌埠与信阳3市率先开启了这场追梦之旅的探索。

    改革开放以来,坐落于淮河之滨的蚌埠市凭借优越的区位优势和资源优势,在安徽省快速崛起。淮河生态经济带构想提出后,该市高度重视,将淮河生态经济带战略纳入“十三五”规划、“五大发展”行动计划,作为推进协调发展和绿色发展的头号工程,专门成立了以市委书记任组长的领导小组,主动到国家发改委汇报对接国家层面规划,对接联络上下游城市,成为推动各项工作的重要力量。

    山水之城信阳市是最早参与谋划淮河生态经济带的又一核心城市。早在2014年全国两会期间,时任全国人大代表、信阳市市长的乔新江就提出“打造淮河生态经济带,并将其尽快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建议。在规划编制过程中,信阳市从财力、人力等方面全力支持规划前期研究和初稿编制工作。

    随着淮河生态经济带课题研究的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沿淮城市加入,成为推动淮河生态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的主力军。2018年,山东省枣庄、济宁、菏泽、临沂4市与湖北省随州市随县、广水市和孝感市大悟县纳入淮河生态经济带范围,至此,淮河生态经济带大家庭的成员扩大至5省25市4县。

    同频同声共追梦

    淮河生态经济带从构想到落地,历时9年时间。期间,既得益于国家和相关省、市、县党委政府的全力推动,同样离不开专家学者和沿淮人民的奔走呼吁。可以说,淮河生态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是淮河儿女集体智慧的结晶、共同奋斗的成果。

    说起淮河生态经济带,不得不提到一位为淮河生态经济带奔走多年的河南籍专家学者——郑新立。2012年,我市委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承担“构建淮河生态经济带先导区”课题研究,时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的郑新立成为课题组组长。随后,从淮河源头到淮河入海口,郑新立带着课题组先后8次赴淮安、5次赴蚌埠、4次去信阳和盐城调研,组织不同层次的研讨会、论证会20余次,最终形成了《淮河生态经济带发展战略规划研究报告(2013―2030)》。

    在推动淮河生态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的过程中,像郑新立这样的专家学者还有很多,他们或通过深入细致的研究,为淮河生态经济带提供理论支撑;或在各种场合发表演讲报告,为淮河生态经济带代言。2016年,我市以淮阴师范学院为依托,成立了淮河生态经济带研究院,作为淮河生态经济带建设的专业智库。该院先后举办了淮河生态经济走廊高峰论坛、淮河生态经济带高校协同发展与智库联盟论坛等学术交流活动,为淮河生态经济带建设建言献策,提出了一系列宝贵意见。

    沿淮各地的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同样是宣传、推动淮河生态经济带建设的重要力量。2014年,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政协副主席洪慧民在全国两会上建议,加快打通“淮安+蚌埠”出海通道,把淮河生态经济走廊建设成连接东西部地区的黄金通道。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省肿瘤医院副院长花亚伟建议国家尽快组织编制淮河生态经济带发展战略规划,将淮河生态经济带建设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将淮河流域建设成为我国第三条出海黄金水道和新的经济增长极。

    围绕淮河流域发展的新期待,围绕淮河生态经济带建设的好声音,在淮河生态经济带从构想到落地的9年时间里,淮河儿女为了一个共同的梦想而奋斗。启程淮河生态经济带建设,我们更加有理由相信,在党和国家的支持下,在《淮河生态经济带发展规划》的引领下,29座城市的淮河儿女将会书写更加绚丽的篇章,交出更加亮丽的时代答卷。